为什么叔本华认为年轻人很早洞察人事、谙于世故预示着本性平庸?

Schopenhauer叔本华我是先看到@曾加前辈的回答,感到十分认同,才来回答的,算是作为曾加前辈的回答的补充与佐证。 其他几位高赞答主的回答很精彩,如梦尧前辈的回答,也很值得赞读。 同时我认为,曾加前辈的回答虽然简短,却更直达本源,更符合叔本华原意。 曾加前辈回答的结论是: > 在不理解的前提下,一个人认同的「默认前提」越多,他的「创造性」也就越差,行为模式上也就越容易禁锢在一个小的圈子里,沦为平庸;而认同的「默认前提」越少,他的「创造性」就越强,也就越有可能发现全新的、合理的「世界运行模式」,从而改变人类的认知。

以下是节选引用叔本华《论教育》作为佐证:

我们应该了解清楚掌握知识确切的自然顺序,这样,才能够讲究方法地、以符合这种顺序的方式,让孩子们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事物及其关联,而不会一味向他们灌输一些荒唐的见解——以后要消除它们都是很难的。首先,我们必须防止孩子运用那些他们无法对应清晰之概念的字词。不过关键之处始终在于直观认识必须先于概念而至,而不是颠倒过来——但这恰恰是我们经常看到的不幸情形,就好像小孩出生时脚丫先伸出来,或者写诗歌时先写韵脚一样! 人们对直观认识视而不见,以保护先入为主的观点免遭伤害。所以,许多人经常终其一生都受着自己定了型的思想的压迫,这些思想也就是由荒唐的念头、古怪的想法、怪癖、狂想和偏见所组成。的确,这种人从来没有尝试过从直观和经验中总结出基本概念,因为一切概念从一开始就都现成地提供给他们。正是这一原因使无数这样的人变得那样肤浅和乏味。 对于一个注重实际的人来说,他最需要掌握关于人情世故方面的精确和透彻的知识。不过,这种学习又是至为冗长的,因为直到他步入老年,这种学问仍然没有止境。但如果他学习科学知识,那么,在年轻的时候,他就已经掌握其中的最重要的事实。在世事学问方面,作为初学者的青少年需要学习初步的和至为困难的一课,但甚至成熟的人也必须经常在这方面补课。这学问本身就已经相当困难,而这些困难又被小说加倍增加了,因为小说所描绘的人的行为和事情的发展并不真正在现实中发生。但这些东西却被轻信的年轻人接受和吸收进头脑里面。这样,原来只是否定属性的无知现在却被肯定属性的谬误,亦即精心编织的虚假人生设想所取代了。这些华而不实的设想在以后的日子里甚至造成思想的混乱,把人生经验给予我们的教训也颠倒过来理解,使我们错误理解获得的教诲。如果说在此前青年人只是在黑暗中摸索,那么,现在他们则被鬼火引入了歧途。对于女孩子来说,这种情形尤为严重。一种完全虚假的人生观通过小说强加给了青年人,同时,这种人生观又刺激起他们对生活的期望,但这些期望却又是永远无法实现的。这些通常都给年轻人的一生带来不利的影响。就这一方面而言,那些在年轻时候没有时间,也没有机会阅读小说的人,例如,手工艺工人等,就拥有了明显的优势。有一些小说是例外的,不应受到上述的指责。事实上,它们还有相反的效果呢,例如《吉尔·布拉斯》及勒萨日的其他小说。另外,还有《威克菲尔德的牧师》,以及华尔特·司各特的某些小说。《堂吉诃德》则可被视为对那条错误之路进行讽刺描写的作品。
/

很久以前我就看到此条问题,脑中浮现的两条看似的辩证想法: 一,也许叔本华说的是客观的,从小油嘴舌滑的人就是自然地不会有太大成就,情商跟智商在某一阶段的发育是相悖的。 二,也许叔本华是极孤僻的内向富二代,他以己度人,才有这么一个不太客观的结论。 直到看了叔本华的《论教育》,才恍然大悟,我的两条自然产生的预设想法都是主观狭隘的、有误的,深觉自己的庸俗与肤浅。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61134374/answer/680847149

Scroll to Top